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明建设 >
头条【巾帼英雄】曾是赤脚医生的她凭什么建议武汉封城、和钟南山
【发布时间:2022-08-09】 【作者:admin】

  甚至在1月23日,政府欣然采纳她的建议封城时,还在纳闷,这老太太到底是什么来头。

  从建议封城,到分离病毒毒株,从亲赴武汉,到发布重大抗病毒研究成果。不过短短半个月,群众的风向就变了,特别是双黄连事件后。甚至有人直言,我以后只信钟南山和李兰娟了。

  这位73岁老太太,战功赫赫,却深藏功与名;和蔼可亲,却堪称巾帼不让须眉的国之脊梁;做过高官,却始终心系苍生。

  1947年,李兰娟出生于浙江绍兴的一户贫寒人家。那年,正值战火连天之际,百姓苦不堪言。父亲患有眼疾,养家的重担全都压在了母亲一人身上。

  从小成绩优异的李兰娟被保送到绍兴市第一初级中学,可刚读到初二,母亲就让她辍学了。

  准备离开学校那天,她收拾完行李含泪和班主任告别,班主任看着这般场景,便问她:“你自己是不是很想读书?”她赶紧答道:“是的!”

  班主任建议她请假在家自学一个月,到时候回来参加期末考试。果然,这个办法奏效了。李兰娟这次期末考优异的成绩,为自己争取到了继续念书的机会。

  那时,李兰娟本以为熬过最困难的这几年,就能顺理成章上大学,然后看到前途的光。可没等她参加高考,就爆发了。别无选择,她只能回老家做代课老师。

  从小见惯了乡亲们因常年劳作饱受腰背疼痛困扰的李兰娟,脑海里蹦出了一个念头:我想为他们做点事。

  在回乡前,她联系上了浙江中医院学习针灸。聪慧如她,无论是教书还是治病,她都干得相当出色,却也再次因为贫寒的家境面临两难的选择。

  代课老师,月工资24块,赤脚医生,月工资只有3块。理想和现实,到底选哪个?要立志成为医生的她,后来想明白了:“只要脑袋里有知识,老师什么时候都能做;可做赤脚医生,就有机会进一步参加培训学习医学。”

  从此,她风雨无阻,披星戴月,辗转于全村400多户人家之间,当起了赤脚医生。

  1970年,她被推荐到浙江医科大学继续深造,从学校毕业后,又被分配到了浙江医科大一附院担任主治医生。在那肝炎病死率高达80%的年代,李兰娟一边在临床救人,一边日以继夜地投身到肝炎的课题研究。

  经过十多年的不懈努力,她的团队终于创建了李氏人工肝系统,让重型肝炎治愈率从11.9%上升到78.9%。各项奖项接踵而至,李兰娟声震全国,成了人工肝技术的开创者。

  但她却还是老样子,一朴实的医生,始终把治病救人当成自己的第一要务。即便自己早已身居高位。

  2003年,非典肆虐,整个中华大地都笼罩在之下。一边是不断攀升的死亡人数,另一边却迟迟找不到病因。

  当时身为浙江省卫生厅厅长的李兰娟,在得知浙江出现3位非典患者后,当机立断,下达了三道指令:

  那时候,很多人都觉得她这是小题大做,特别是第二条,显然不合官场生存法则。但李兰娟却力排众议。

  她顶着巨大的争议和压力,连夜给卫生部长、省委书记、市委书记打电话说明情况。

  获得领导支持后,在她的指导下,所有接触过3位非典患者的1000多人,短短一夜被就全部找到并隔离。最终,全省隔离观察的人数达到11万人以上。

  隔绝了传染源却远远不够,李兰娟又开始率团队日以继夜地攻克SARS病毒。只用了短短48小时,就成功分离到SARS病毒,成为最早分离到SARS病毒的单位。

  面对病人,这位厅长级别的教授又始终保持谨慎的态度。“我们在整个抢救过程中对激素、抗生素的使用都十分注意,只在关键时刻进行合理应用。”

  也正是这些举措,浙江省创造了治愈患者无一例出现股骨头坏死等严重的后遗症、无一例医务人员感染和二代病人的奇迹。

  类似的事件在2013年再次上演,N7N9禽流感来袭。这次,又是李兰娟站了出来。她用5天锁定病毒来源,继而关闭活禽市场有效切断传播源,控制了一场可能在全球爆发的禽流感;首创“四抗二平衡”疗法,为传染病诊疗做出了极大的贡献;成功自主研发H7N9的流感疫苗种子株,打破了流感疫苗种子株靠进口的局面......

  记者听到她每天只睡3个小时,特别担心地叮嘱她要多睡一点。可没等记者说完,她就转向了另一边,表情凝重地跟旁边的医生强调有关检测试剂的问题。

 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院长说:七十几岁的老人了,线点多下了火车,吃过早餐就赶紧去开会......可她这些年,差不多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,一心扑在工作上。

  和同样是院士的郑树森结婚后,两人工作都忙。虽在同一家医院上班,但两人每天的交流时间只有起床到8点去医院。

  郑树森甚至打趣李兰娟说:一年只在大年三十做一顿饭,什么家务也不做,算不上贤妻良母。

  而今年,她这一年一次做饭的机会都错过了。除夕之夜,参加完疫情会议的她从北京回杭州时,已九点多了。

  刚从北京回到杭州,她就坐不住了,迫不及待地向上级部门提出申请说:“我可以带队去支援武汉。”

  经历了这半个多月的群魔乱舞,我知道很多人开始越来越失望,一遍一遍地问:这个世界还会好吗?我相信答案是肯定的,有黑暗的地方就会有光。

  其心若兰、心寄苍生的李兰娟是光,抗非英雄的钟南山是光,奔赴在一线的普通人,亦是光。

  我们只需要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,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

  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像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