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客户反馈 >
“太太能不能整点色禽艺术?”
【发布时间:2022-08-09】 【作者:admin】

  这两张表情包来自微博博主@猛禽bot ,它们被疯狂转载,没几天就出现了“赛博包浆”,这自然说明了人类的本性……

  不过,我要讨论的不是人类,而是真实世界的禽——毕竟,有些鸟的确配得上“色禽”的名号。

  作为色觉最为发达的陆地脊椎动物,鸟类与(两个意义上的)“色”的关系密不可分。鲜艳的颜色是许多鸟类重要的择偶标准,常用于生物实验的 斑胸草雀 ,如果给雄鸟戴上红色的脚环,在紫外线照射下,他就会大受雌鸟的欢迎,如果戴上绿色的脚环,就会被冷落到一边。

  雌鸟以鲜艳的颜色,作为挑选如意郎君的标准,这一现象早在一百多年前,就被达尔文注意到了。但是,随着进化论的日益发展,我们发现了一个新问题:在热爱色彩的鸟类里,似乎也存在“不允许”的禁令,而且还相当常见。对裸鼻雀科(Thraupidae)47个属的比较研究显示,雄性从色彩鲜艳进化到灰了吧唧的次数,是从灰了吧唧进化到色彩鲜艳的5倍!

  鸟类为何放弃了“色”呢?首先要怀疑的是最简单(也最无趣)的原因:随机的 基因变异 。突变可能会让美丽的颜色无法表达,比如在动物园常见的白孔雀,它是蓝孔雀突变的结果。 其次是 雌性“审美”的转变 。雌性动物对“美男子”的标准,可能是有意义的(“美”的特征代表强壮的雄性或者优秀的基因),也可能是完全没有意义的(比如月光鱼对雄性延长的尾巴的偏爱),但具备某种“审美”的雌性一旦成为多数,就会像追逐时髦一样,引发雌性疯狂追逐“美男子”的演化。 这是因为,如果你喜欢(大多数雌性眼里的)“丑男”,将来生下的儿子也会很“丑”,从而减少你的子孙后代。“审美”总是被 大众的口味 裹挟着。这是进化生物学界仅次于达尔文的大牛之一,费希尔(Ronald Aylmer Fisher)爵士提出的“失控选择”理论。如果雌性喜欢灰了吧唧的雄性,那雄性变灰了吧唧也是不可阻挡的。

  逐渐“内卷化”的不仅是羽毛的颜色,还有可能是——鸭子的丁丁!其尺寸有时比身体都长,不仅如此,它们还很“卷”(字面意思),呈螺旋状,看上去很不照顾雌鸭的感受。

  关注下方公众号,向物种日历回复【鸭子丁丁】,上车了解鸭子的丁丁为何“内卷”?

  第三,长得漂亮会遭到形形的环境因素阻碍。有些鸟类漂亮的颜色,是通过摄入胡萝卜素等色素产生的,在缺乏这些营养的环境里,自然会变得灰头土脸。马尔凯蒂(Karen Marchetti)对柳莺属( Phylloscopus )的研究,发现生活在光照差的环境里的雄鸟,更可能具有色彩鲜明的羽毛,以提高自己的醒目程度,相反,在光照好的环境里,雄鸟就不用打扮得花里胡哨了。

  最后,美貌的代价很昂贵,甚至有可能要命。其实祖师爷达尔文早就说过,孔雀美丽的羽毛,却让他感到恶心。因为他提出的自然选择,没法解释它的存在意义,无论怎么看,巨大笨重的孔雀开屏,都只会阻碍生存而不是利于生存。

  进化学家恩德勒(John A. Endler)研究另一种因“色”出名的动物,温氏花鳉( Poecilia wingei ),这种小鱼是烂大街的观赏鱼孔雀鱼的亲戚,雄性身上有漂亮的红色和蓝色斑点,用来吸引雌性,但五光十色的外表也会吸引捕食者的眼光,所以,毫不意外地,在食肉鱼少的河流上游,温氏花鳉更“色”,食肉鱼多的下游,温氏花鳉更低调。

  麦克莱恩(Denson Kelly McLain)等人比较了132种引进到海岛(比如夏威夷、新西兰)上的鸟,发现雌雄颜色不同的鸟(雄性可能很“色”来吸引雌性)在岛屿上灭绝的可能性,要比雌雄颜色相同的鸟(雄性可能跟雌性一样灰头土脸)高得多。“色”可能为它们惹来了杀身之祸。美丽的羽毛也许要花费很多营养,也许引来了捕食者的注意。

  科学家还考虑了另一种可能性:很“色”的雄鸟,几乎必然在另一意义上也很“色”——漂亮的颜色的意义,是吸引雌性,所以雄性漂亮的程度,间接反映了吸引雌性的潜在利益。在那些雄性极其漂亮的物种(如孔雀)中间,少数最漂亮的雄性,霸占了大多数的交配机会,竞争选秀比娱乐圈还要严酷。结果是大多数雌性都由少数最“色”的雄性授精,导致它们的父系基因多样性极端缺失。从而导致近亲交配,或者有价值的基因型的丢失。

  那些雄性外表格外美丽的物种,往往也具有格外夸张的一夫多妻制 Pixabay

  对另一种其貌不扬,却在另一个意义上很“色”的动物的调查,证明了这种令人担心的情况确实可能出现。对北象海豹( Mirounga angustirostris )的等位酶基因研究,没有发现变异,意思是说它们的基因有惊人的一致性。这一方面是因为它们一度被人类捕杀到灭绝边缘,近十万只北象海豹都是少数几只的后代。另一方面是因为象海豹拥有哺乳动物里最夸张的婚配制,地位最高的雄象海豹可以拥有上百个“妻妾”。

  进化并没有神明来指挥,所以毫无远见。短时间内“色”可能会让雄鸟儿孙满堂,却在将来埋下灭绝的隐患,正所谓“色即是空”啊。

  一些雄性的流苏鹬(yù),放弃了讨老婆用的华丽外表,竟长出和雌鸟一模一样的羽毛。在求偶时,大摇大摆地走进别人的地盘,趁机与雌鸟交配,有时甚至还骑到其他雄性的身上......